原创鱼骨帽子杂文社01-03 08:57

摘要: 那些在我生命中一闪而过的流星们 2


请耳机




       日子一天天的过,时间一分一秒毫不留情的离我而去。有些时候我会忽而觉得如沐春风似得,幸福的如同吃了蜜。


       那种奇妙的、神经兮兮的感觉,就好似从早热到晚的焦灼夏日,我穿着自己最爱的黑色短裤,很放松的岔开两条黑色长腿,坐在烤肉摊儿一旁大汗淋漓之时,又惊喜又意外的感受着一股子小风飘乎乎的穿裆而过。


       风儿卷积着夏日炎热空气中仅存的一丝凉气,如同少女的葱白手指轻轻地划过我的腿毛,我的裤衩儿,我的每一寸黑色肌肤。这导致我,很爽的小幅度的震颤在青岛啤酒大花伞之下,如同裤裆过了电,头皮也跟着发麻。


       于是,我在酒精与烤串儿的强烈催化作用下,又一次,神经兮兮的伸出左手舒舒服服的挠挠两腿之间的痒痒,再伸出右手,天空中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,缓缓落下,伸展开五根手指摸摸我那六毫米的寸头,笑眯眯的自言自语道:“ 活着真好 ”


       又有些时候苦得像是吃了黄莲炒苦瓜,呛得我眼泪流。没办法,人活着就是受罪的过程。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端着个茶缸子教育我,他的中心思想无外乎我国古往今来流传的俗语:“ 好死不如赖活着!”


       回忆起来,我比现在年纪小很多的时候,还自由自在的生活在我的家乡西北小镇的时候,淘气、犯错、惹是生非,可谓家常便饭。我与几位非常要好的小伙伴们整天钻在一起,瞎逛、喝酒、抽烟,抽别人抽剩下的烟把子。


       那年身为小孩子的我们,学着浩南哥打架、拜把子,把对方的爸妈认作爹娘。打心眼里。有时候我们也会玩砸了,被别的一群孩子们骑在身上猛殴一顿。那时候挨了打,我就骑着自己的梦想号自行车在路上飞奔,因为我觉得只要我的速度够快,我哭出的眼泪就会被路人们误认为是汗水。


       骑累了,我就坐在家乡的商城里,付费公厕门外的马路牙子上,看着自己的鼻血一滴一滴的流。然后,抬起头,自己对自己说:“ 没事,十年不晚,让他们先逍遥一阵子。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我要好好地活下去。证明给自己看  ”



       紧接着的那一个周末快乐时分,我和我的那几位把兄弟们相约着一起去往家乡的道北铁路。我们在铁轨上比赛谁走得快,走得稳。我们当中的一位炫耀着自己的女朋友送给他的短袖衫。我们抽着五块钱一盒的长征香烟。那时候的快乐是写在心上,继而映衬在脸上的。很纯真,且值得回味。


       多年过去。我们都开始了新的生活,在不同的城市奔着同样的前程。我们都是普通人,最终的目的还是回家。回到梦开始的地方,褪去这些年在社会中积攒下来的所谓阅历,所谓的成熟,继续扮演着我们这个小圈子里的,那个当年的二十四K纯傻。


       我如今的生活还算规律,一有空闲就会早起跑步。跑完之后总会稍稍休息一下,每当我坐下来调整呼吸的时候,灵感总是不期而遇的涌上来,迸发着跳耀着,因此我的写作总是在清晨时分完成的。夜晚得出空闲,我再将其细细的修改、糅合,将那一道道的灵感之光粘黏在一起。


       上上一年的某个周末夜晚。那晚有花香,有酒喝,有歌唱,我的对面还有一个短发的姑娘。短发姑娘跟我两个人,我们在巷子里苍蝇馆儿的小桌上玩着纸牌梦幻,她喝着酒,我喝着果汁儿。旁边还坐着一位五官极好的男孩,她的男朋友。他在此之前已喝过两场酒,喝了太多的酒,趴在那里不省人事。


       尽管在那一年我还有嗜酒的毛病,可那一晚我只喝了两瓶冰九度就停了下来,没再喝了。其一我要听她讲话,其二大家都是朋友,我要送身边的那位她的男朋友回家,所以必须保持清醒。


       我逢局只喝果汁儿,在今年已保持若干个月了,我并没有什么看起来奇怪兮兮的原因,和什么励志兮兮的感人故事。就是不想喝酒了,觉得醉的没有意义。并不帅,就这样。那晚,她喝酒的原因是有的,很平常的烂大街的喝酒理由:感情出现裂缝。


       那一年的那一晚,迎着凉爽的风儿,伴着邓丽君的《甜蜜蜜》,我坐在她的对面,在酒精的渲染下我昂着张绯红的脸庞,一双黑褐色我自认为还算好看的丹凤眸子,亮晶晶地瞅着她发育完好的胸部听她含着眼泪花儿讲话。


       那种感觉就像是谍战片里,地下党员被服后义愤填膺的讲述自己的生而伟大。坐在她对面的特务头子,却手上拿着皮鞭,呲着嘴巴里的金牙,笑眯眯的点着头,说着:“ 恩,不错,继续,很好,好的很!”


       如此,我这个看上去像是特务头子一模样儿的人,哼哼哈哈的点着头,并时常拿起放在我左手边的酒瓶子,给她斟了一杯又一杯。


       她具体说了些什么话来着,我已经不太记得起来了。无非就是一些很煽情的小故事,两个人如何如何相爱,你侬我侬的度过了多少个春秋岁月,许愿你不嫁我不娶,等等云云。


       酒喝得差不多了,眼看着再这样喝下去就该出事了。于是我拦住了她,提议去唱歌儿,她很开心的点了点头,站起身,瞥了一眼喝的烂醉如泥的她的男朋友。她将头发撩到耳后,付了钱,走在我的前面。背影蛮好看的。




       我扶着喝醉了的男同志,一路上快步的跟在她的屁股后面,于是就得出空闲欣赏她的打扮。紧身的破洞牛仔长裤,乳白色棉布衬衫,背上印着个小小的某国际大牌LOGO。很清秀利落的扮相。


       越是普通的打扮越考验身材。姑娘们,保持一个姣好的身材是对自己的负责。谁都知道,漂亮的姑娘运气不会差,一生的时运简直就像是开了挂,有些是先天的,有些是后天的。她属于后者,后天努力型选手。就把她总调侃自己的那句话送给各位吧:没有减不下来的肥,只有不努力的胖子。


       我们仨走进KTV之后,她选了包间,买了一打酒,我使出全身力气将掺了一路的男同志扔在包间里的沙发上。我吃了果盘里的几片水果,听她唱歌,发泄她那来自感情上的悲伤情绪。


       她一首接着一首的唱,起初还很好,蹦蹦跳跳的很开心的样子。可没过多久她就唱哭了自己,抱着话筒痛哭,引来了站在门外的服务生推门张望。我眼瞅着没辙了,只好拿起另一只话筒,点了一首林宥嘉的《拥有》。


       我在KTV常常喜欢唱的就是这首《拥有》和《傻子》,还有哥哥的《我》。


       我站起来,唱着歌,看着他们两个人。我的眸子里,他们一个躺在沙发上酣睡,一个坐在玻璃桌上,左手拿着纯生小瓶啤酒,右手捂着哭红了的鼻子。作为两人的共同好友,我不便说得太多,可看到她那无助的样子也是心痛的很。


       所以呢,我决意将《拥有》这首歌,送给感情出现裂缝的他们俩。我还说了很多煽情的让她要快快好起来的话语,抱着话筒的我,觉得自己像是个演说家似得。


       我记得最清楚的,并把我自己都感动了的几句话:“ 无论友情还是爱情,总要有一个人是需要持续付出的,这个世界上没有不伤人的情感。我不知道你们俩人究竟经历过什么,但我看到过无数次你们在一起,看着对方的眼神是开心的,并且,你们俩的脸上都挂满了真诚的笑! ” 


        “ 还有啊!不要哭了,你哭的又不好看,又不洋气,哭什么哭。这里没有水,你哭脱水了怎么办?脱水了还要去医院,就算去了最近的西京医院我还要给你排队挂号,好麻烦的啊!去医院了就要打针,挂盐水、葡萄糖,你不怕针头子扎着疼啊!嗨,嗨,女子!看这,这里!你呀,嫌我烦,屁话多,那就快别哭了!”


       就像歌词写的那样:“ 快乐时你不用分心想起我,难过时请一定记得联络我,让我分享你的苦,带走你的忧愁,我只求这样,把你拥有 ” 


       那之后的第二天。我睡到中午才起床,想起昨晚的事,想起我说的那些煽情的话,不禁涨红了脸,羞的。而后我转账给了她三百块钱,将其作为我们仨吃饭、喝酒、唱歌的,我的那一份的费用。这事我早忘了,只是她还记得。


      三年后的九月十号,上一个礼拜天,我收到熟悉的人发来的短信一条:


      “ 我要结婚了,和他 ”